2010年,中國城市環境衛生協會統計,我國每年產生近10億噸垃圾,其中生活垃圾產生量約4億噸,建設垃圾5億噸左右,此外,還有餐廚垃圾1000萬噸左右,中國的垃圾總量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隨著我國城鎮化進程的加快以及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城鎮生活垃圾還在以每年5%-8%左右的速度遞增。垃圾圍城正在給中國的城市敲響了警鐘。
  
  塑料袋飲料品甚至還有死豬 樂山大佛腳下垃圾成山
  
  始建於我國盛唐時期的樂山大佛,地處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匯流處,高71米,是世界上最大的石刻大佛,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名錄。與樂山大佛一江之隔的大佛壩村,就在大佛對面的江中島上,是觀賞大佛和休閑娛樂的好地方。12月16日,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跟隨當地居民乘著一艘客運輪渡船來到這裡,一下船,記者就看到,靠近堤壩的河灘上有不少垃圾。
  凌雲河位於樂山大佛的側後面,是岷江的一條小支流,長度大約10多公里。在凌雲河岷江接壤的兩、三公里河段,記者看到,河道中長滿雜草,靠河道的坡邊沿線,一些塑料袋、飲料盒、玻璃瓶、爛菜葉等垃圾浸泡在一灘灘已經變黑的河水裡,散髮出一陣陣惡臭。
  
  居民:這些垃圾差不多都在扔,你看那邊,特別是九峰鎮,搞得最壞。什麼東西都扔在這河裡。
  居民:稍微氣溫高一點,就聞得到臭味。
  居民:肯定有(臭味),大熱天的,臭。
  記者:怎麼一個臭法?
  居民:它這個上面的水,你看好黑。
  記者:河裡沒人(清理)。
  居民:河裡沒人(清理),這個毫無疑問。
  記者:沒人管?
  居民:壩上有人管,壩上的一般生活垃圾,用(小)車推到那兒,垃圾倒到一個(裝垃圾)漏斗裡面。
  
  這位居民說,河道坡邊上有一個垃圾集中收集點,主要負責收集堤壩上附近居民的生活垃圾,通常每隔三、五天,等垃圾儲存到一定量後,再用裝垃圾的運輸車運走處理。記者走進這個垃圾收集點看到,這是一個只有幾平方的小房子,裡面有一個裝垃圾的鐵漏斗,可能垃圾剛被清理運走,漏斗里沒有垃圾,但漏斗邊上仍然有不少垃圾堆放;記者註意到,漏斗的下麵就是河道,中間沒有任何隔離,那些還沒有被清理運走的垃圾、液體,很容易通過漏斗的縫隙直接進入河道,造成污染。
 
  一位不願正面接受採訪的居民告訴記者,除了這些生活垃圾外,每到春夏季節,水量大的時候,從河道上游,還會沖刷下來大量垃圾和動物屍體。
  居民:像那個死豬,就是上面流下來擋在那兒,一直都停在那裡,水小就停在那兒,水大就沖走。
  記者:你沒向上面反映過?
  居民:向市政府(有關單位)反映了,反映也不起作用,找不到地方去處理。
 
  四川樂山坐落在岷江、清衣江、大渡河三江匯合之處,因此,境內小支流較多,但恰恰是這些管理職責模糊的小支流,成為了垃圾傾倒的場所。記者調查發現,城市邊緣、大佛附近的岷江支流面臨垃圾入侵,除此之外,其他農村小流域的垃圾也是泛濫成災。來看看記者在樂山五通橋區茫溪河的調查。
  
  三江匯合區域小支流成垃圾場 村民垃圾田上種油菜
  
  茫溪河是岷江的一條支流,長31公里,河寬30至50米,流域面積133平方公里,下游主要在樂山市五通橋區。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在位於五通橋區牛華鎮的茫溪河看到,河道兩邊的坡邊上,隔不了幾米遠就有一堆堆垃圾,一些垃圾已經堆積在河道里;一些垃圾已經將坡邊全部占領,從坡邊一直延續到河裡;還有的垃圾被掛在樹上,隨風飄蕩。記者註意到,河邊這堆垃圾的上面就緊挨著一個垃圾收集點,而這個垃圾收集點的外面卻堆放著一堆垃圾。記者在該河段堤壩上有垃圾堆放的地方,開車大致走了一趟,發現有的地方,垃圾堆放的長度,將近1公里。
 
  村民: 我跟你說,(垃圾)倒了幾年了,開始把這個路修了,就一直倒垃圾。
  記者:有多大面積,有幾畝地?
  村民:10畝地。
  記者:誰倒的?
  村民:哪裡的人都在這裡倒,街上的人。
  老人告訴記者,她今年72歲,在這裡生活幾十年了,一直靠種地、賣菜為生。現在堆滿垃圾的這10畝地,以前曾是村裡不錯的耕地。
  村民:種甘蔗,種花生,種野菜。
  記者:是耕地?
  村民:對,是耕地。
  讓老人更擔心的是,有些垃圾即使用當地人的土辦法,也沒辦法焚燒處理。
  村民:怎麼(焚)燒得到?還有(金屬包塊),拖起來,是焊(接)的,你怎麼去(焚)燒?
  記者:那不處理,放在那兒,怎麼辦?怎麼處理?
  村民:誰去處理?倒在那兒就算了。哪個去處理。
  聽老人說,像這種亂倒亂堆垃圾的情況,附近一些地方還有。難道,當地就沒有一個專門的垃圾處理場?記者一路打聽,得知五通橋區金粟鎮金江村有一個垃圾處理廠,整個五通橋區的垃圾都集中堆放在那裡。
  當記者最終在一個小山坳里找到這個垃圾處理廠時,卻被當地村民告知,這個垃圾處理廠因為污染問題,已經關閉兩年多了。不過,裡面還有大量沒有處理過的垃圾,眼前這幾個種著油菜的小山坡,下麵堆的就是各種未經處理的垃圾。
  村民:這是瓶子,這個是燒過的垃圾。牙膏皮,這是電線。
 
  村民說,這個垃圾處理廠占地面積大約50來畝,光堆放、填埋的垃圾就占了一大半。
  村民:這個是堆得深的。
  記者:大概有多深。
  村民:從路面下去,起碼是一人多高。
  記者:這些垃圾有沒有經過處理呢?
  村民:沒有,你看處理了成那樣的嗎?你看對不對。處理了就不存在。
  記者:那垃圾對你們周邊的老百姓,對你們生活有什麼影響。
  村民:有影響。
  村民:影響大,就是噁心、嘔吐,渾身發癢,皮膚病。
  村民:特別是嘔吐,最厲害。
  
  記者看到,這一堆堆垃圾壘起來小山坡,有的已經有6、7米高,有的快要接近旁邊廠房房頂的高度了。村民說,這些垃圾他們沒法處理,也沒法搬運。雖然大家都認為這一個個堆得像小山一樣高的垃圾,肯定是一大禍害。但是一些村民仍然覺得這幾十畝土地被垃圾侵占實在可惜,於是就想方設法弄來一些土,鋪在垃圾上,直接在垃圾堆上種油菜。
  村民:像這些種(的菜),這些種來是吃不得的,正兒八經地說。
  村民:有些老百姓倒懂不懂,就拿來種(菜)。
  記者註意到,除了這一個個小山坡似的垃圾外,被遺棄的廠房裡,還有一堆堆垃圾。
  記者:這些垃圾怎麼處理?
  村民:處理(什麼),直接拉到河裡倒。
  記者:這倒出去的垃圾,大概倒了多少?
  村民:這麼多年,從它生產到現在,你說好多年了。
  記者:它生產是從二零零幾年,2003年、2004年?
  村民:推算一下,是2003年,2006年?,
  記者:有十來年了,是吧?
  村民:大概十來年,有十二年了。
  村民:整個五通橋區的垃圾全部拉到這兒。
  
  村民告訴記者,這個垃圾處理廠在這裡經營了10來年,大部分都是填埋、也有部分焚燒,因為設備簡陋,焚燒的時候氣味非常大,對周邊的環境造成嚴重污染,前兩年在他們的強烈要求下才被迫停產關閉,但這一個個小山坡式的垃圾卻被丟棄在這裡,他們不知道這堆積如山的垃圾會有誰來管。
  
  我們來看下四川省樂山市的地圖,這是樂山大佛所在的位置,我們的記者在大佛附近走訪了四個地方,兩個在市中區附近,大佛正對面的江中小島——大佛壩村,距離大佛直線距離1公里多;大佛側後面的岷江支流,凌雲河烏尤壩河段;另外兩個在農村,五通橋區的牛華鎮茫溪河段和金沙村廢棄的垃圾處理廠。調查結果顯示,記者走訪的幾個地方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垃圾污染問題。那麼,這些河道邊隨處可見的一堆堆垃圾,究竟該誰來管?記者重點對樂山大佛附近的大佛壩村和凌雲河烏尤壩河段的垃圾清理問題進行調查。
  
  垃圾清理問題究竟是誰在負責 各部門互相推諉
  
  樂山大佛對面的大佛壩村和大佛側後面的岷江支流--凌雲河烏尤壩河段,緊鄰樂山大佛風景區,那麼,這兩處河段的生活垃圾為什麼沒有人管呢?12月18日,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首先來到樂山大佛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
  四川省樂山大佛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副主任趙興安:整個大的管理,在游覽區域裡面,主要是管委會實施組織清理、保潔這一塊,涉及的外圍區域,凌雲河這一塊,主要是我們所在的鄉鎮,這個街道辦事處、社區、村組在負責。
  記者:(大佛)對面的那個大佛壩村,灘塗上,包括馬路邊上的垃圾呢?
  趙興安:這個也是在大佛街道辦事處的範圍內。
  記者:但是,這不是你的管轄範圍之內嗎?
  趙興安:它區域在這個範圍裡面,但是因為它這裡面的,這裡面是一個建了一個村,還有兩三千人,管理主要是咱們的街道辦事處負責。
  
 
  記者:那坡邊兒的垃圾和河裡的垃圾誰管?
  四川省樂山市大佛街道辦事處黨工委書記宋德懷:應該是(大佛景區)管委會管,應該是管理會管,或者是由管理處。
  記者:(大佛景區)管委會,不是說你們管嗎?
  宋德懷:就管路面上的。
  記者:坡邊的垃圾和河道垃圾不管?
  宋德懷:不管,除非是(大佛景區)管委會,同意要搞,清運走,協商。
 
 
  樂山大佛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和樂山市大佛街道辦事處都認可自己負責的路面保潔和水面垃圾清理,但都不認為本單位對這兩處河灘的垃圾負有管理責任。在負責清理大佛景區水面垃圾的管理人員看來,這種管理職責劃分不明確,是他們面臨的普遍難題。
  四川省樂山大佛景區管委會航務(海事)處處長曾憲宏:就是現在我們的一個瓶頸,就是管理的一個問題吧。就是交叉,職責有交叉,地界有交叉,管委會和市中區、高新區有交叉,有一些職責不是非常明細,但是現在我們應該做這個事了,現在這個編辦,正在清理我們這個三家在管理區域、管理職責上面,清晰的地方,現在正在做這個事情。
  與大佛壩村垃圾無人認領的情況一樣,凌雲河也面臨同樣的困境,由於常年生活垃圾堆放、滲透、污染,現在凌雲河的地表水質狀況越來越差,據環境保護部門有關檢測報告顯示,有些地段已經達到污染嚴重的5類標準。九峰鎮,管轄範圍內的凌雲河段大約1公里,鎮長鐘勇告訴記者,凌雲河有關垃圾的清理,也涉及幾個單位的管理職責。
  四川省樂山市九峰鎮鎮長鐘勇:我們是烏尤壩(河段)對面,對面是屬於街道辦事處管,這一邊,公路這一邊,是我們鎮(管理)。挨得比較近的地方,都是它們管委會,景區自行負責,遠一點的地方,就是九峰鎮的範圍,就是我們自己負責。
  鐘勇說,目前的這種“九龍治水”的管理機制,是他們遇到的最大問題,也是全國支流河道垃圾污染普遍存在問題。
  鐘勇:公路上是公路局,或者環衛局它們負責清掃,公路邊以外由鄉鎮自己負責,權責不是很清楚,我覺得需要進一步的明確。
  採訪期間,記者瞭解到,其實早在2009年,四川省就在全省21個地市州,都設立了一個城鄉環境綜合治理辦公室,專門負責協調有關管理權限的問題。但實際運轉中,有關負責人直言,協調是他們最頭疼的問題。
  四川省樂山市城鄉環境綜合治理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調研員劉才雲:協調中最大的難題,就是相關部門在職責上,有一些推,因為他說的,也有道理,但是這些工作,因為(職責)交叉當中,有一些工作還是有死角的。
  記者:比如說?
  劉才雲:比如說,像麻浩河的垃圾,你打給大佛管委會,大佛管委會說,那個垃圾是河流引起的,它推到水務部門,水務部門說是這個是,這麼大的問題,我不可能來解決,這是按照城鄉環境屬地管理,到了你的地盤,是你的問題,就是這樣子。所以我們經常有些時候,大家落不到實,如果問題嚴重了,嚴重了,交給領導,報給領導,領導開協調會,臨時定給誰,定給誰,他來完成,像這樣的例子,還比較多。
  “九龍治水”、管理職責不清只是一些小流域垃圾污染的原因之一,其實,我國目前垃圾污染不僅包括城鎮、河流,也包括鄉村,垃圾圍城形勢不容樂觀。據產業研究院發佈的《2014-2018年中國垃圾處理器行業市場需求與投資規劃分析報告》數據顯示:2013年全國設市城市生活垃圾清運量為1.73億噸,全國市級600多個城市中,城市生活垃圾產量已把2/3的城市包圍,1/4已經無垃圾填埋堆放場地。全國城市垃圾堆存累計侵占土地超過5億平方米,每年的經濟損失高達300億元。
  垃圾處理廠面臨土地資源緊缺問題 四川一些地區開始新嘗試
  記者採訪瞭解到,目前樂山市中區和井研縣、五通橋區三個地方,每天產生的垃圾大約420噸,目前只有一個綜合垃圾處理廠處理,其最大設計能力,每天處理垃圾400噸,也就是說,即使垃圾廠每天都在滿負荷運轉,也處理不了全部生活垃圾,垃圾清運、處理能力存在較大缺口。更為嚴峻的是,這個2005年建成的垃圾處理廠,到現在運行9年多,已經接近它的使用年限了。
  四川省樂山市環保局副局長夏光程:這個填埋(場),設計的年限是14年。就是還有,2006年到20(20)年,還有6年的處理能力,還有6年的運行時間。
  四川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巡視員李又:包括成都平原、德陽市也有這種情況,我們的垃圾處理廠已經按照原來的設計年限,已經不能滿足了,還得另批垃圾處理廠的用地,肯定和我們現有的緊缺的土地資源發生矛盾。
  李又告訴記者,土地減少與垃圾增多是我國垃圾圍城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我國城市尤其是經濟實力較弱的城市,仍普遍採用市郊露天堆放,一方面可能造成土地、水源的二次污染,另一方面加劇了垃圾爭奪土地的矛盾。那麼,怎樣才能化解迫在眉睫的垃圾圍城呢?李又告訴記者,其實幾年前,四川一些地方就開始了新的嘗試,他們從垃圾的分類減量、到中間環節的中轉收集、回收利用、無害化處理等已經取得了初步成效。
  四川省德陽市羅江縣萬安鎮芒江村村民袁正權:這個紅薯皮就可以倒到外面,種在植物種子上,用土一埋就可以了。
  記者:這個起什麼效果呢?
  袁正權:也可以說有機肥。這個垃圾滿了我們就拿去賣,這個塑料袋和這個紙板。在垃圾分類以後,就減少80%左右,還有20%的,這樣(垃圾)就少多了。
  樂山大佛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和樂山市大佛街道辦事處都認可自己負責的路面保潔和水面垃圾清理,但都不認為本單位對這兩處河灘的垃圾負有管理責任。在負責清理大佛景區水面垃圾的管理人員看來,這種管理職責劃分不明確,是他們面臨的普遍難題。
  四川省樂山大佛景區管委會航務(海事)處處長曾憲宏:就是現在我們的一個瓶頸,就是管理的一個問題吧。就是交叉,職責有交叉,地界有交叉,管委會和市中區、高新區有交叉,有一些職責不是非常明細,但是現在我們應該做這個事了,現在這個編辦,正在清理我們這個三家在管理區域、管理職責上面,清晰的地方,現在正在做這個事情。
  與大佛壩村垃圾無人認領的情況一樣,凌雲河也面臨同樣的困境,由於常年生活垃圾堆放、滲透、污染,現在凌雲河的地表水質狀況越來越差,據環境保護部門有關檢測報告顯示,有些地段已經達到污染嚴重的5類標準。九峰鎮,管轄範圍內的凌雲河段大約1公里,鎮長鐘勇告訴記者,凌雲河有關垃圾的清理,也涉及幾個單位的管理職責。
  四川省樂山市九峰鎮鎮長鐘勇:我們是烏尤壩(河段)對面,對面是屬於街道辦事處管,這一邊,公路這一邊,是我們鎮(管理)。挨得比較近的地方,都是它們管委會,景區自行負責,遠一點的地方,就是九峰鎮的範圍,就是我們自己負責。
  鐘勇說,目前的這種“九龍治水”的管理機制,是他們遇到的最大問題,也是全國支流河道垃圾污染普遍存在問題。
  鐘勇:公路上是公路局,或者環衛局它們負責清掃,公路邊以外由鄉鎮自己負責,權責不是很清楚,我覺得需要進一步的明確。
  採訪期間,記者瞭解到,其實早在2009年,四川省就在全省21個地市州,都設立了一個城鄉環境綜合治理辦公室,專門負責協調有關管理權限的問題。但實際運轉中,有關負責人直言,協調是他們最頭疼的問題。
  
  四川省樂山市城鄉環境綜合治理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調研員劉才雲:協調中最大的難題,就是相關部門在職責上,有一些推,因為他說的,也有道理,但是這些工作,因為(職責)交叉當中,有一些工作還是有死角的。
  記者:比如說?
  劉才雲:比如說,像麻浩河的垃圾,你打給大佛管委會,大佛管委會說,那個垃圾是河流引起的,它推到水務部門,水務部門說是這個是,這麼大的問題,我不可能來解決,這是按照城鄉環境屬地管理,到了你的地盤,是你的問題,就是這樣子。所以我們經常有些時候,大家落不到實,如果問題嚴重了,嚴重了,交給領導,報給領導,領導開協調會,臨時定給誰,定給誰,他來完成,像這樣的例子,還比較多。
  “九龍治水”、管理職責不清只是一些小流域垃圾污染的原因之一,其實,我國目前垃圾污染不僅包括城鎮、河流,也包括鄉村,垃圾圍城形勢不容樂觀。據產業研究院發佈的《2014-2018年中國垃圾處理器行業市場需求與投資規劃分析報告》數據顯示:2013年全國設市城市生活垃圾清運量為1.73億噸,全國市級600多個城市中,城市生活垃圾產量已把2/3的城市包圍,1/4已經無垃圾填埋堆放場地。全國城市垃圾堆存累計侵占土地超過5億平方米,每年的經濟損失高達300億元。
  垃圾處理廠面臨土地資源緊缺問題 四川一些地區開始新嘗試
  記者採訪瞭解到,目前樂山市中區和井研縣、五通橋區三個地方,每天產生的垃圾大約420噸,目前只有一個綜合垃圾處理廠處理,其最大設計能力,每天處理垃圾400噸,也就是說,即使垃圾廠每天都在滿負荷運轉,也處理不了全部生活垃圾,垃圾清運、處理能力存在較大缺口。更為嚴峻的是,這個2005年建成的垃圾處理廠,到現在運行9年多,已經接近它的使用年限了。
  四川省樂山市環保局副局長夏光程:這個填埋(場),設計的年限是14年。就是還有,2006年到20(20)年,還有6年的處理能力,還有6年的運行時間。
  四川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巡視員李又:包括成都平原、德陽市也有這種情況,我們的垃圾處理廠已經按照原來的設計年限,已經不能滿足了,還得另批垃圾處理廠的用地,肯定和我們現有的緊缺的土地資源發生矛盾。
  李又告訴記者,土地減少與垃圾增多是我國垃圾圍城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我國城市尤其是經濟實力較弱的城市,仍普遍採用市郊露天堆放,一方面可能造成土地、水源的二次污染,另一方面加劇了垃圾爭奪土地的矛盾。那麼,怎樣才能化解迫在眉睫的垃圾圍城呢?李又告訴記者,其實幾年前,四川一些地方就開始了新的嘗試,他們從垃圾的分類減量、到中間環節的中轉收集、回收利用、無害化處理等已經取得了初步成效。
  四川省德陽市羅江縣萬安鎮芒江村村民袁正權:這個紅薯皮就可以倒到外面,種在植物種子上,用土一埋就可以了。
  記者:這個起什麼效果呢?
  袁正權:也可以說有機肥。這個垃圾滿了我們就拿去賣,這個塑料袋和這個紙板。在垃圾分類以後,就減少80%左右,還有20%的,這樣(垃圾)就少多了。
創作者介紹

1207

tuolsyyi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